标王 热搜: 营改增  预算  防水  管廊  抹灰  水电  术语  测量  11G  施工组织设计 
客服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 » 结算编审 » 正文

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中的“黑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9-02  浏览次数:215
核心提示: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是一项重大的民生工程,工程质量的好坏直接影响到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2015年3月,海南省审计厅派出审计组到A市对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资金进行试审。审计组紧扣工程质量,运用钻芯取样、水准仪等仪器,查出B中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简称“B工程”)存在的问题,揪出隐藏在其中的质量“黑穴”。
 有悖常理的管理房

3月2日上午,审计组进驻A市后,审计组组长杨处马上要求审计人员将水务局事先提供的资料和填列的调查表熟悉一下,重点分析B工程。该工程分1个主坝、7个副坝,于2008年12月15日开工,2010年12月5日竣工验收。2012年12月完成决算,造价2264万元,其中建安费2128万元。

在仔细分析B工程的资料后,负责造价分析的老张敏锐地发现,该工程的管理房结算建筑面积有悖常理,随即提出了疑问:“该工程一期、二期均安排管理房,且建筑面积达434.3平方米,人均建筑面积达17平方米,在安排仓库的情况下,该工程所属B水库管理处需要那么大的管理用房吗?这两期管理房可能有一期是假的。”
审计组找来水务局建设管理组李组长了解相关情况。可是他向审计组解释说:“B水库管理处负责3个水库的管理,人员多,所以才安排这么多管理房。”

带着疑问,审计组于3月3日去水库现场查看。到现场后,随行的李组长就急切地向审计组介绍:“这个管理房还是有建设的,共有12间呢。”审计组经验丰富的刘科长马上建议:“这个管理房长度很长,给人感觉面积不小。既然来了,还是测量一下吧。”

审计人员老张和小许找来皮尺测量管理房,测量的结果是长度为49米,宽4.9米,飘板1.2米,建筑面积为269.5平方米,这与一期管理房建筑面积基本一致,而建筑面积156平方米的二期管理房实际未实施。很明显,水务局和施工单位C公司想通过看起来整齐的管理房,为“失踪”的二期管理房打掩护。第一次查看现场初步告捷,审计组查出水务局和施工单位通过虚假管理房骗取财政资金17.16万元。

惊人的虚假工程水分
 
查看现场回来后,审计组组长杨处沉思着:管理房是这样,其他建设内容是否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他立即召开审计组会议,征求各审计人员的意见。刘科长首先发表了意见,他说:“这个项目有点异常,共签订四份施工合同,分四期工程,又同时施工建设,各项子目之间重复、虚假的可能性很大。我们还是尽快把现场可以见得到的工程子目建设内容全面核实,确保在试审过程中,熟悉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建设内容,这样有利于指导其他审计组的工作。重点是先核实工程子目的真假,在这个基础上,再抽一些项目算量算价,核实建设造价。”

次日,审计组分成两组,一组负责现场勘查,将现场可以看到的工程子目建设内容全面核实;另一组负责对比四期工程结算子目,核实重复计取、虚假子目等问题。
在现场,刘科长、小许等审计人员顶着烈日,一项一项地核实工程子目建设内容的真实性。此间,陪伴审计组到现场的水务局吴局长和李组长不时地向审计组提醒,B工程已竣工多年,现场变化大,其中很多子目无法核实了。

为此,审计人员运用了多种审计方法:运用Google地图、施工图片、向B水库管理处人员调查了解等相结合的方法,核实发现仅有一部分主坝和第一副坝进行了草皮护坡,而结算却包含了所有7个副坝草皮护坡,由此查出C公司通过虚假草皮护坡4.25万平方米,骗取财政资金32.28万元。

运用钻芯取样技术,测量出坝顶公路混凝土厚度为19厘米,而结算厚度达25厘米,查出因坝顶公路未按图施工,厚度不足,虚报冒领17.36万元。运用水准仪测量技术,发现第四副坝坝顶加宽、第三副坝坝体加高未施工,虚报冒领土方工程32.88万元。此外,还运用现场丈量等方法,揭露了虚假工程等问题。

看到审计人员严谨认真的态度和运用的技术方法,吴局长不得不承认该工程存在的问题,但给出的理由是由于经验不足,才导致工程施工管理不到位,以此请求审计组给予整改的机会。

在会议室,杨处、老张一起对比四期工程结算子目中存在的虚假子目问题。如一期主坝坝顶设计为泥结石路面,二期主坝坝顶设计为水泥路面,工程同期建设,施工单位C公司仍在结算中虚列了泥结石路面造价14.98万元。通过分期,重复虚列土工布造价3.57万元。此外,在白蚁防治工程免费跟踪包治期未过的情况下,水务局却在4年内实施了两次白蚁防治工程,同时B工程结算的白蚁防治工程未有相关的图片等资料支撑,属虚假工程,骗取财政资金25.68万元。

用一周的时间,审计组在现场见得到的子目范围内进行了核实,发现B工程虚假的子目多、水分惊人。抽查的子目造价463.4万元,C公司却通过虚假工程骗取财政资金194.98万元,占抽查造价的42.08%。现场见得到的子目基本上有虚假水分,甚至连4个副坝长度都有虚假。主要造假手法表现为:一是利用多期工程打掩护,重复结算相同子目;二是以无充有,如水位测井及仪器室、管理房等现场未施工,仍列入结算;三是偷工减料,U型槽、路面工程等借着隐蔽工程、路段难行等,不按图施工。
薄弱的防渗墙

3月13日上午,审计组及时将现场核实造价结果向分管厅领导汇报。原以为试审任务完成了,但厅领导还是提出了不少疑问:一是表面上见得到的子目都这么乱,隐蔽部分会不会更加惊人?二是病险水库除险加固的建设目标是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少做了这么多子目,工程质量如何?

经讨论,大家一致同意,要转变观念,紧扣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的建设目标,直盯工程质量主题,重点关注防渗墙、大坝加宽加高、安全监测设施安装及使用等三大质量隐患环节。但防渗墙属于隐蔽工程,无法用肉眼观察判断,网上也查不到其他省、市审计机关对防渗墙工程质量的审计情况,如何审查防渗墙工程质量成了审计组必须攻克的难题。

3月14至15日,杨处利用周末时间,到图书馆搜集90多篇有关防渗墙工程质量的文献资料,并对如何通过钻芯取样来分析防渗墙质量做了研究分析;同时向国家发改委、审计署,以及一些设计院、检测站等部门专家咨询防渗墙审查方法。

3月16日上午,审计组召开审中分析会,杨处就学习研究成果与大家分享,他提出:“一是防渗墙是除险加固中最重要的一环,要充分利用水务部门的‘矛’去攻他们的‘盾’,可以找水务部门最好的D设计院,借助钻芯取样技术,判断防渗墙是否施工到设计深度,最主要的判断依据是防渗墙底高程是否入岩;二是要熟悉钻芯取样的工作记录程序、成果记录本等情况,以防D设计院工作造假。”同时,刘科长就如何选择防渗墙的钻芯点也提出了建议:从图纸中选取防渗墙建设的一个最深点和两个断面点。

3月18至20日,应审计组的要求,D设计院安排相关设备和人员进驻B工程现场,对准事先选好的三个坐标点,分别通过硬钻方式,抽取防渗墙的芯样,同时不断利用测偏仪,记录钻头的运动轨迹,尽可能保证钻探头的垂直工作。审计人员小许和老黄每天早出晚归,现场见证了防渗墙钻芯取样全过程,并做好拍照记录;同时,全程测量和记录每个钻的钻探过程,含导墙顶、坝体填土、防渗墙、强风化玄武岩、中风化玄武岩等情况。

3月20日傍晚,杨处要求D设计院现场负责人第一时间整理出结果,画出结果图(主要含坝顶高程、导墙顶、坝体填土、防渗墙,以及土类别等),填好相关成果记录本,交由现场业主代表、B水库管理处代表、D设计院现场负责人等签字确认。

3月21日上午,尽管是周六,审计组照常召开会议,将钻芯取样结果和施工图设计情况进行对比分析。结果惊人,钻芯取样发现,B工程防渗墙存在重大质量隐患,除险加固工作失效。

主要体现在:一是防渗墙工程施工未按设计要求入岩,离岩石实际最大距离达3.6米,防渗墙底部与岩石之间仍留有一层渗流薄弱环节,违背设计的初衷,防渗墙工程存在质量“黑穴”,导致水库存在安全隐患。二是防渗墙施工偷工减料,长度未达设计标准,比设计长度短,最大差距达33.57%,大坝稳定性和防渗存在隐患。同时,按3个钻芯取样结果测算,C公司虚报防渗墙造价,骗取财政资金372万元,占防渗墙造价的49.6%,其中,虚报入岩的造价234万元;防渗墙长度不足,虚报造价138万元。
失效的安全监测设施

 
据了解,水库大坝安全是一个动态发展的问题,前阶段加固并不等于高枕无忧。安全监测设施是掌握水库大坝安全动态的重要手段,起到对大坝变形、渗流的实时动态监测,及时发现问题并向水务部门提供预警提示的作用。

3月23日,审计人员到B水库管理处,核实安全监测设施安装及使用情况。该管理处管理员邓某看到安全监测设备清单后,急忙给审计人员解释:“时间久了,这些设备基本上都坏了。”

杨处马上问:“据我们现场核查发现,配套水位自动测报系统的水位测井及仪器室未施工,安全监测设备安装在哪?怎么安装?相关的设备放在哪里?希望你如实介绍情况。”

在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邓某只得如实地说了:“工程竣工后,施工单位才送来这些设备,也没有说明使用方法,只是将这些安全监测设施放在会议室,一直以来,也没有人用,只有打印机等办公设备使用得多。”说完,他就带着审计组到仓库看设备。

进入仓库一看,有些设备连包装袋都没有打开过。审计人员立即进行拍照取证,并统计安全监测设备的安装及使用情况。现场有12件设备,价值9.54万元,其中,有6件已损坏,涉及6.23万元,占65.30%;有3件设备一直未用,涉及1.18万元,占12.37%;仅有避雷针等3件设备在用。

而其他7件设备已不存在,涉及8.79万元。可以说,安全监测设施安装走形式,设备未发挥作用,导致对大坝变形、渗流的安全监测运行管理处于无监控状态。此外,加上配套水位自动测报系统的水位测井及仪器室未施工,对大坝变形、渗流的安全监测设施无法发挥作用。

虽然安全监测设施造价不高,但其发挥的作用很重要,却没有得到水务部门的重视。B工程防渗墙存在质量缺陷,对大坝变形、渗流的安全监测设施安装也不到位,弄虚作假,水库实时安全监测缺失,水库运行管理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失踪的大坝加高加宽
 
大坝坝体加高、坝顶加宽是病险水库除险加固的重要措施。就如同木桶一样,匝桶的木板中只要有一片木板短了,木桶就无法装满水。水库也一样,如果大坝加高加宽未施工,那么水库的防洪、防渗功能就会缺失。而大坝坝体加高是一项很隐蔽的建设内容,用肉眼无法核实,需要运用水准仪等工具方能核实。

4月9日,审计组询问水务局李组长大坝加高加宽的情况,他一直坚持说:“B工程基本按设计图施工了。为了提高水库的防洪能力,有两个副坝还进行了坝体加高、坝顶加宽。”核实情况要用数据来说话,不能让被审计单位的人员忽悠,杨处如是想。

4月10至11日,审计组要求水务局技术人员,利用水准仪对主坝、全部副坝的高程情况进行测量。结果发现,大坝坝体加高、坝顶加宽工程不仅未见施工,连副坝长度也存在较大虚假水分。一是第三副坝坝顶原高程65米,设计要求坝体高度加高1.5米。经测量,该副坝坝顶高程仍为65米,表明该副坝坝体加高未施工,离设计高程仍有1.5米的差距,离校核洪水位65.49米仍有0.49米的差距。

尽管施工单位将防浪墙加高,但该副坝两边高程仍低于校核水位,且副坝长度172米比设计少19米,水库防洪无法封闭,未达防洪设计要求,水库仍存在漫顶溢流的风险,加上该副坝的U型槽未建,未有临时溢流保护措施,水库存在安全隐患。二是第四副坝坝顶原宽度4米,设计要求加宽坝体厚度达到5米。经测量,该副坝坝顶宽度仍为4米,表明该副坝坝顶加宽未施工,且副坝长度307米,比设计标准少183米,少37.35%,也未达防洪设计要求,水库存在安全隐患。

两个副坝工程坝体加高和坝顶加宽未施工,C公司虚列工程建设内容,骗取财政资金32.88万元的同时,水库未达防洪设计要求,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形同虚设的监督
 

B工程存在那么多的虚假工程和质量隐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监管是否失职?带着疑问,审计组首先找来监理人员了解情况。

“你们现场安排多少名监理人员?防渗墙深度是怎么监督的?由谁来拉绳?验收过程有没有测量?监理有无对造价进行审核把关?”杨处问监理人员王某。

事先知道审计查出众多的虚假工程和工程质量隐患问题后,王某知道瞒不住了,只好如实回答:“日常只有我一个人在现场,工作需要时,公司才派另外一名年轻人过来帮忙。对于防渗墙深度,我和业主代表也会到现场查看,但绳子由施工单位来拉。验收过程中,主要是看资料,现场看外观,没有测量环节。对于结算造价,我们也没有造价方面的力量去审核把关。”

由此可知,监理单位严重失职:一是现场仅安排1人长驻现场,监理力量明显不足,较投标承诺4人少3人。二是现场监理流于形式。对防渗墙隐蔽工程监理不到位,未有防渗墙隐蔽工程原始测量数据,没有拍照、没有录像存档;测量防渗墙由施工单位拉绳测量,未能及时发现防渗墙长度与设计不符合的问题。三是审核流于形式。在现场没有安排检测仪器和测量工具,对施工单位报送的结算,没有现场复核,仅是签字盖章确认,相关数据由施工单位测量和报送。
审计组继续以结果为导向,倒查业主履行职责的情况。

结果发现,业主组织验收只是走走形式而已:一是水务局在主持部分单位工程验收时,只是用一天时间查看资料和现场看外观,未按《水利水电建设工程验收规程》的要求,现场检查工程完成情况和工程质量。二是验收组未用仪器设备对坝体高度、宽度、长度等情况进行测量,未真正核实施工单位是否按设计要求完成施工内容。此外,水务局事先知道B工程是C公司转包给个人来承建,却未加以制止,造成承建人为了牟取私利,未按图施工,偷工减料,骗取财政资金,以致工程存在安全隐患。

以审计结果为导向,倒查相关单位履行职责情况发现,业主、施工和监理三方均不同程度地存在职责履行不到位的问题,施工单位未按图施工,偷工减料,监理、业主视而不见,甚至包庇、纵容,三方之间缺乏应有的内在制衡,造成工程建设管理“形同虚设”。

据此,审计组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完成了A市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资金试审工作。运用钻芯取样新技术,查出防渗墙工程的重大质量隐患,除险加固工程不除险,仍存在安全隐患问题;揭开了业主、监理、施工监管“形同虚设”的真相;揭露了水务局在项目施工管理、竣工验收、结算审核中把关不严,导致施工单位编造和提供虚假竣工结算图纸通过结算审核的行为得逞,存在将未施工项目纳入结算行为,虚报566.98万元。

审计将B工程的突出问题及时移送给纪检监察部门,水务局局长吴某(兼防风防汛防旱指挥部办公室,简称“三防办”主任)、纪检组长金某、三防办副主任周某、建设管理组李组长,以及B水库管理处主任陈某等被立案调查,施工单位C公司、监理单位和监理人员王某被列入全省水务建设市场黑名单。同时,促进水务部门建立健全《水利工程分部工程、单位工程验收质量监督指导意见》等5项制度,已追回财政资金234万元。



 
 
[ 知识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知识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